犹记往昔

你站在桥上,怎么知道溺水之人的痛苦

新年快乐✧٩(ˊωˋ*)و✧

【all光】朱雀 03

天璇老字号面粉厂:

开虐开虐了


夜宴梗,就是太子的青梅结果成了皇后然后又成了皇后然后搞事情


就是想写all光


裘光,啟光,执光,钤光,仪光 预定


啟昆三个儿子,裘振蹇宾孟章,一个弟弟执明


皇室子弟有名无姓


古代abo预警,没女人的那种【滑稽】


借用一握灰太太乾元中庸坤泽的说法


齐蹇不拆不逆


本人光吹


ky出门右拐不然见一个打一个


Let’s go!


 





 


 


 



 


 


钧天王城。


魏玹辰并未留下观生辰礼。国事繁重,他身为丞相,本就空闲无多,来天璇这一趟,还是特意抽出空子来的。回京第二日恰是休沐,辰时未过,便有下仆来禀告:“公孙侍中求见。”


魏玹辰放下手中书简:“快请。”


公孙侍中名公孙钤,淮西名门之后,三年前来到王都,经魏玹辰推举入朝为官。二人虽无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份。现朝中魏丞与若国师俨然对立,公孙钤自然是魏玹辰嫡系一派,坊间又有清名,不可小觑。


 


 


公孙钤恭敬接过茶盏,寒暄几句,才问道:“不知老师这趟天璇之行,可有所得?”


魏玹辰捋捋花白长须,笑道:“公孙何时竟对天璇之事如此上心了?”


“晚辈虽在钧天为官,但心中记挂淮西家人,不敢不忧心。”公孙剑眉微簇。


魏玹辰仍是一副带笑面容。“看来陛下的心思,你也猜出来了。公孙,你可知天璇世子?”


公孙钤疑惑:“可是侯府唯一的那位坤泽嗣子?如果我记得没错,这位世子今年该有十五岁了。陛下的意思……”


魏玹辰看到他脸上惊疑不定神色,笑意渐重:“陛下正是有意,要立我天璇世子为后。”


“如此一来,天璇便可多几年喘息之机了。”公孙钤点头。“只是若不动天璇,天权那边……”


“昨日我深夜进宫,陛下说立后大典,举国同庆,天权侯自然是要回来王都的。”魏玹辰收了笑意:“我们陛下这位弟弟,虽然面上一派不成体统,可天权在他手里,就没出过岔子。”


“听闻天权侯有位长史,是当今太傅的长子。”


魏玹辰面带赞赏地看了他一眼:“你的消息还算灵通。太子这般在外带兵,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公孙钤附和道:“太子为人豁达,又忠孝仁义,若能平安继位,则是我钧天大幸。”


魏玹辰叹气。又吩咐道:“立后的旨意,想是不日就会下去。这撰写诏书的事情,就交给你吧,别辜负了淮西第一名士的文采。”


“谢丞相大人。晚辈领命。”公孙钤行礼。


 


 


 


“皇后之尊,与帝齐体,供奉天地,祗承宗庙,母临天下。故有莘兴殷,姜任母周,二代之隆,盖有内德。皇嗣延绵,螽斯衍庆。咨尔天璇陵氏,世德钟祥,崇勋启秀,威容昭曜,贞静持躬。今,以册宝立而为皇后。后其往践尔位,敬宗礼典,肃慎中馈,茂本支奕叶之休,佐宗庙维馨之祀。钦此。“


从钧天王都不远千里迢迢而来的,除了这道立后诏书,还有一百八十八挑金玉宝器,更有绫罗绸缎,画壁朱车,仆从一百零八,填满了整座天璇侯府。


 


可是陵光的心却空了。保父尚且还心疼他,但出嫁单子上的琐碎杂物让他无暇顾及陵光。陵光将自己关在房中,直到两日后,小厮来报,说太子殿下回来了,并送来了贺礼。按照礼数,他即将变成太子的姆父,不好相见。


陵光亲手打开那个朱漆螺钿的盒子,是一柄白玉靶镜,手柄处镂成朱雀纹样,中空塞着九颗金铃,上头似乎还有花纹。镜面是一般的铜面,背面刻着一只九尾展翅朱雀,通过玉雕也可看到铜镜——原是柄双面镜。


这样一份礼物,虽然是小物件,不见得珍贵几何,但没有时间,是决计拿不出来的。陵光却不愿意多看一眼,只吩咐道:“收起来吧,不用登在册子上了。”


片刻又道:“放进我装奁里,出嫁时我要带上的。”


 


 


 


入夜,杏园一如既往的静谧。裘振却夜不能寐,副将顾十安送了几份邸报来,见他模样,也不敢多说。裘振问他:“礼物给世子送去了?”


“送去了。”


“世子可还好?”


“送过去的人说世子看起来精神还好,就是安静了许多……”顾十安抬头看见裘振耷下的双肩,鼓了鼓气说:“陛下好没道理!世子明明是您心仪之人,怎可夺子所爱!殿下不妨……”


裘振抬手打断了他:“此事无须再提……若是旁人知道,我俩都要死无葬身之地。是孤无用。明日回京一早便出发,你出去看看车马都准备好没有。”


顾十安不忍地望了他一眼,行了礼退下了。片刻又推门进屋来:“殿下!”


裘振疑惑:“你怎么又回来了?”


“是世子!世子来了!”


 


 


 


 


一别数日,陵光竟清瘦许多,原本饱满的面庞也显出锐利的下颌来。他仍旧穿着素锦的寝衣,额中一条微紫发绦,与裘振之前离开的那夜并无分别。


裘振让他进来,脱口便道:“天气凉了,怎么穿的这样薄,要是得了风寒怎如何是好?”


陵光抬眼看他:“如今我好不好,与你又有什么关系?”


身后顾十安听见,连忙闪身出去,为他们关紧了门。


 


裘振面上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都怪我。我原本想着,赢了与遖宿这一仗,便来侯府提亲……”


陵光上前握住他双臂:“现在也不晚,你上京,求你父皇,让他收回成命,说我是你的,你非我不娶。”


裘振无言。他缓缓道:“子不言父过。陵光,我永远不会违背我的父皇。我生来是钧天的太子,我的姆父生前教诲,为钧天肝脑涂地,我一日不敢忘。”


陵光束手站在原地。原本含情带笑的双眼霎时被泪水淹没,直滑过艳色香腮,滴在襟前。待下一刻他望向裘振,眼里是裘振从未见过的刮骨恨意。


“你这样孝顺你的父亲,若是他要你的命呢,你也听从于他吗?”


裘振颓然,望向别处:“……他已经要去我的命了。”


 


陵光闻言心下一松,灭顶的绝望与凄苦又随之而来。他紧紧抱住裘振,像一个落水的赶路人找到浮木一般:“我们走吧,去一个,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我什么也不要,就只是想和你在一起……我……”


他哭的那样凄惨,汹涌的泪水简直像泼进裘振喉咙里的热油,痛极又无处诉说。如果诉说他对陵光的爱意能够纾解痛苦,他会用自己拙劣的口舌去描绘,但陵光真正需要的不是这个,他想要一个为他不顾一切违抗圣旨,哪怕接下来的半生都要四处流离,也会为爱毫不犹豫的人。而裘振恰恰不能做那样的人。


陵光也明白。所以他这样痛苦而绝望。陵光身上,不仅有他的终身幸福,更有天璇千千万子民的平安顺遂。他也是天璇唯一的世子,他比所有人,更能明白裘振。


 


裘振打来热水为他擦脸。陵光坐在他怀里,无声无息。


“你的玉珏,我收起来了。但是我不会还给你。那是属于我的东西,你休想再送给别人。”


裘振道:“不会有别人了。无论放在那里,它都是你一个人的。”


陵光低头,极力控制住要夺目而出的泪滴。“纵使你以后再娶妻生子,你也不许忘了我。你心里只能有我一个人。”话毕又道:“我知道我很自私……”


裘振轻抚他的头发:“不会。我答应你。除了娶你,我答应你任何事。”


陵光深吸一口气,咽下喉头的酸楚。他起身,捧住裘振的脸,一字一句道:“那就做个好皇帝,胜过你夺人妻的父亲十倍百倍的皇帝,你我今日的分别,全因为我们在他人之下。我不想在被人左右了。我等你。”


他转身出了门,再也没有回头。


 


 


 


未完


 


裘光感情戏份暂时下线啦。下章开启啟光支线,成人的那种。


执光很快就见面了。


 


求评论求蓝手求小心心~


 

今天疯子手书画完了吗,没有:

 @飓风之鸦——给你讲个故事 

对不起我高估自己的肝力了【掩面

说好的太太的从头再来片段之一,没能赶在今天画完5P很扎心了

总之,大家圣诞快乐

我会努力尽快把剩下的画完的

你的眉眼 皆是我喜欢的模样

今天疯子手书画完了吗,没有:

鸦太太的楚路文《从头再来》的第十五章片段

打错字好半天才发现我已经死了【躺尸

今天早上在大巴上读完之后简直一整天都在打鸡血

下了车赶紧画出来

手枪实在不会画乱糊的

路爷和师兄用的是龙族一的原画的画风,老实说师兄你第一部漫画居然穿的这么国产页游中二哈哈哈哈啊哈哈哈【被砍死

 @飓风之鸦——给你讲个故事 





































































































本来看到群宣有点想去玩然而我蹲楚路只是为了看鸦太的文就不厚颜无耻了【